Arkivoj de etikedoj: IBM

馬航到哪去了?

今天看了一條微信,說是在悼念馬航失蹤的受害者。列出來的受害者不是很多,而且泄露了寫微信新聞,即黨中央所命令的偏見與計劃。反正我是這麼理解這些蛛絲馬跡: 特意寫了IBM公司的白種高管 完全忽略了所有Freescale的高管,二十位皆是馬來西亞與中國人 又登了兩位伊朗人的假照片(包,退步,鞋子完全是PS複製過來的) 意思就是中國或/和美國要操作一個“伊斯蘭教恐怖分子”苦肉計。爲啥?因爲伊斯蘭教很惡劣。它蔓延得很快。完全是一種侵略思想,一種政治運動。伊斯蘭教徒從來不融入本地社會,從來不放棄自己原有的習慣。伊斯蘭教的陋習是:“割禮”,即對嬰兒和小孩生殖器的殘酷與血腥的扭曲。大量喫肉(所以都住在沙漠)。大量繁衍而打仗,所以在蔓延,在威脅到歐洲,中國,與非洲。這怎麼辦?直接說我們跟伊斯蘭教打仗嗎? 猶太黑邦的一個大原則就是“反種族歧視”,也就是,我們都不可以熱愛自己的民族,不可以坦白地談他人民族。唯一的可以自豪的是猶太人本人,而唯一可以坦白談其他民族的唯獨猶太。這形成了一個猶太人的特權。問題是老百姓把伊斯蘭教徒看爲一個民族(實際上不是)。所以如果歐巴馬或老習要說我們要跟伊斯蘭教打仗,要壓制它,廣大人民會覺得他們有“歧視”。搞個苦肉計,比如昆明砍殺平民(而不是砍殺官員)的苦肉計。剛搞了,兩會就好開了。我們覺得中共“可憐”,也會讓中共更大規模地鎮壓伊斯蘭教。在美國情況亦然。 其次,中國媒體有個首先責怪馬來西亞,以後責怪美國的趨向。等了美國IBM公司的高管就留着責怪美國的餘地。爲啥?IBM公司,在於聯想受夠電腦業之後,完全就是美國以及國際黑邦軍火集團的“公司”了。作爲一個美國IBM的高管,跟作美國一名司令差異不大。 說到了Freescale,該公司也一樣是個與國際軍火公司有關的,是摩托羅拉倒閉之後分出來的,專門做芯片等敏感技術的集團。Freescale可以說不是個公司,而是美國控制軍火科技的一個途徑。該公司沒有多少發明,而它的幾乎所有的利潤都是通過打專利官司獲取的。這公司特點也是很多馬來西亞和中國人作高級職員或高管的。 是不是軍火與科技陰謀說就這樣疏導嗎?怪那位白人,而二十個黃種人一提就不提? 目前可以猜想這些人的名字是: 肯定的: Chen Jian 中國 Chang Jun 中國 Chen Jun 中國 Yun Shan 中國 Kang Xu 中國 Li Zhi 中國 Li Yan 中國 Li Yuan 中國 Liu Qiang 中國 Wang Dan 中國 Wang Lijun 中國 Wang Rui 中國 Yao Jianfeng 中國 Zhang Xiaolei 中國 … Legi plu

Afiŝita en Uncategorized | Etikedigita , , , , , | Lasi respond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