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ategoriaj arkivoj: Uncategorized

馬航到哪去了?

今天看了一條微信,說是在悼念馬航失蹤的受害者。列出來的受害者不是很多,而且泄露了寫微信新聞,即黨中央所命令的偏見與計劃。反正我是這麼理解這些蛛絲馬跡: 特意寫了IBM公司的白種高管 完全忽略了所有Freescale的高管,二十位皆是馬來西亞與中國人 又登了兩位伊朗人的假照片(包,退步,鞋子完全是PS複製過來的) 意思就是中國或/和美國要操作一個“伊斯蘭教恐怖分子”苦肉計。爲啥?因爲伊斯蘭教很惡劣。它蔓延得很快。完全是一種侵略思想,一種政治運動。伊斯蘭教徒從來不融入本地社會,從來不放棄自己原有的習慣。伊斯蘭教的陋習是:“割禮”,即對嬰兒和小孩生殖器的殘酷與血腥的扭曲。大量喫肉(所以都住在沙漠)。大量繁衍而打仗,所以在蔓延,在威脅到歐洲,中國,與非洲。這怎麼辦?直接說我們跟伊斯蘭教打仗嗎? 猶太黑邦的一個大原則就是“反種族歧視”,也就是,我們都不可以熱愛自己的民族,不可以坦白地談他人民族。唯一的可以自豪的是猶太人本人,而唯一可以坦白談其他民族的唯獨猶太。這形成了一個猶太人的特權。問題是老百姓把伊斯蘭教徒看爲一個民族(實際上不是)。所以如果歐巴馬或老習要說我們要跟伊斯蘭教打仗,要壓制它,廣大人民會覺得他們有“歧視”。搞個苦肉計,比如昆明砍殺平民(而不是砍殺官員)的苦肉計。剛搞了,兩會就好開了。我們覺得中共“可憐”,也會讓中共更大規模地鎮壓伊斯蘭教。在美國情況亦然。 其次,中國媒體有個首先責怪馬來西亞,以後責怪美國的趨向。等了美國IBM公司的高管就留着責怪美國的餘地。爲啥?IBM公司,在於聯想受夠電腦業之後,完全就是美國以及國際黑邦軍火集團的“公司”了。作爲一個美國IBM的高管,跟作美國一名司令差異不大。 說到了Freescale,該公司也一樣是個與國際軍火公司有關的,是摩托羅拉倒閉之後分出來的,專門做芯片等敏感技術的集團。Freescale可以說不是個公司,而是美國控制軍火科技的一個途徑。該公司沒有多少發明,而它的幾乎所有的利潤都是通過打專利官司獲取的。這公司特點也是很多馬來西亞和中國人作高級職員或高管的。 是不是軍火與科技陰謀說就這樣疏導嗎?怪那位白人,而二十個黃種人一提就不提? 目前可以猜想這些人的名字是: 肯定的: Chen Jian 中國 Chang Jun 中國 Chen Jun 中國 Yun Shan 中國 Kang Xu 中國 Li Zhi 中國 Li Yan 中國 Li Yuan 中國 Liu Qiang 中國 Wang Dan 中國 Wang Lijun 中國 Wang Rui 中國 Yao Jianfeng 中國 Zhang Xiaolei 中國 … Legi plu

Afiŝita en Uncategorized | Etikedigita , , , , , | Lasi respondon

夢 2011/04/22

我在一名高中學同學托尼的家裡玩着,發現有很多秘密的道路,秘密的小門,隱藏的這個那個。他的家本來就是很大,父母很有錢,我小時候確實在他家那裡有迷路的現象。他帶我到一個很狹窄的秘密渠道,突然我們到了一個充滿小商鋪的室內商場逛街的時候,發現有一些很不錯的音樂傢在表演,也有不少提倡白種人政治權利的,對白種人自豪的人公開在他的商品當中以標語,藝術和歌曲表示這個意思。我跟這些有趣的友好的白種同胞交了朋友,托尼再次接到我。他已經換了衣服,穿着有美國特攻軍服。他用耳語說着,他們美國軍隊要解決這裡一個人質情況,這些人當中有一些把美國政府官員關起來,據悉該官員就關在本地。現在在商鋪的上方有個官員發言。她是個美國女黑人,服裝很奇怪,大大的乳房的下端耷拉在衣服外面,她講述着她跟另外一個女官員(一個白種人)的矛盾。那位官員出來了要講自己的立場,她穿得也很蕩。

Afiŝita en Uncategorized, 图书, | Lasi respondon

無頭怪

我不知道我怎麼在這裡。碧藍的天,赤裸的樹梢,擁抱着我的視線,陽光像檸檬水一般落出它們的手指,熱燙地滲透我的土色外套和褪色的黑帽子。我那時都不知道我怎麼這麼幸運能在這麼美好一個地球上生活。旁邊的微風像個老朋友一樣杵了我的左側,提醒我今天來到青年旅舍的原因。 走了一段路,在路上想了,為啥是我們秋天老講無頭馬士,無頭就戴個圓南瓜來代替呢?還不如說有一個無頭的人騎着一個甚麼神瓜過來。這個纔算嚇人呢。想了又想了,校園也不小,快日落了並東西看不清楚,尤其是在這麼一個小人工森林裡面。 在森林外面我見到了幾個人。一個是個個子矮點的微胖喜歡穿鬆弛的,舒服的工藝品衣服的那種女人。也許她個子矮一點,或者是因為她不穿高跟鞋眞實個子顯出來了。反正她這種女人很不在乎這些。我立馬能感覺我可以跟她合得來,但是談不上喜歡她。我知道她有複雜的心事,又沒有足夠的邏輯思維處理這些。那個女人不是嘛。她尷尬點地給我介紹一個突然湊過來的個子矮的,戴眼睛的書獃子式猶太男人。像個黑點,矮點的比爾蓋茨,說話像個青蛙,就像他鼻腔永遠被甚麼腦膜化的膿塞住,一輩子要像個感冒的人說話。但是他並沒有說任何話,就沉默地握了我手。那天然如一袋鍋巴的女人幫我介紹那猶太青蛙,但是就是因為她說話,我甚麼也不知道。她開口的理由,就是因為她心理錯綜複雜,把社交的事情算來算去了,說些迷惑人的廢話。 他們跟我一起進了青年旅舍。旅社裡面好幾層樓,每層都滿是中國人在幹這個那個。反正不管在幹嗎,同時在抽煙。有一層樓在搞織補,纖維每條微觀的細細的都有灰白煙灰如雪花落到它頭上。他們做的衣服有各種補丁貼。有時候我在這裡分不清誰是成人,誰是小孩。眞是的! 第二天我起床了,找不到我的土色“知恩報恩“佛教背袋。找來找ki,麼的看到甚麼。爬了樓梯看到了二三十個中國男人邊抽煙邊喫煎雞蛋。廚師叼着煙又捧來煎雞蛋,再次在他們光有煎雞蛋的盤子上下煎雞蛋。他們喫飯的那個餐桌就像意大利甚麼大油畫,“最後的晚餐”。奇奇怪怪的。為啥每個人要坐在一邊呢?那樣方便說話嗎?麼的關係,他們說話的聲音那麼大,誰都能聽到。 我到了三樓還是四樓,看了旁邊有個小房間,滿是背包之類的。是的。“知恩報恩“就在那裡等着我。好可愛的包嘛。記得我那天晚上,一對記者來了我房間,專門為了拍這個包。都二十一點半呢,他們道歉了來了這麼晚。第二天“知恩報恩“都上了《揚子晚報》呢。這麼有名一包土色帆布的包,受這麼多人的關注一定很開心的。難怪它上面的字是那麼亮金黃的。但是關注它的會不會有一些不滿的僧人?我帶它會不會讓他們生氣?反正路上的騙子從頭到尾都是袈裟,反正我不比他們壞吧。 拿到了包,就可以參加聯歡會哦!我跑到了再上面一層樓。是大白天,各位藝術傢朋友都在熱鬧地聊天和跳舞。在這魚組般的人海中,突然形成了一條跳得像火車的人,其中也是鍋巴袋女士。但是最嚇人的是,她肩膀上沒有頭。她就那樣在火車線上蹦蹦跳,已經過了我這邊。但是說她麼的邏輯思維,笨是笨,但是就像母狗或母牛一樣,充滿感情的!她很敏銳地感覺到我的視線。她完全知道我在看啥呢。她停下來,而因為她一個人停下來,整屋子裡的人一齊閉上了嘴,音樂也停了,破耳皮的沉默像冷水潑到我們的頭上。她拿手指直接指着我。“他看到了!你們也有人看到!裝蒜的討厭鬼!“ 旁邊一些人確實裝蒜。“誒?看到了甚麼嘛?我看不到”,好多人這麼說。 她又來,“他看到我是沒有頭的”!觀眾驚嘆,沉默持續。 “是啊“我回答說,“妳沒有頭呀“。我剛在想:她這個聲音到底是從哪來的?突然看到她胳膊下就是她的頭在喊話。 “幹得很容易,是不是?!“他對着青蛙猶太說。“乾的很容易,但孩子出來了,不敢承認,是不是!“ 青蛙猶太低着頭到房間的角落裡去了。周圍的人相似看明白了,就不用那麼關注了,慢慢又開始講話了,聯歡會就繼續了。 幸虧“知恩報恩“又找到了,我就去上寫作課。一上去老師給我們一個驚喜:我們的作業是要寫六面頁的一個故事。他這麼一說,全班的人都嘆氣。但是我還好啊。我就想,今天發生的事情夠有意思的。我不是每天看到一個無頭怪的。故事可能沒有那麼長,但是至少我可以說故事不是抄襲的。

Afiŝita en Uncategorized | Lasi respondon

上帝給所有女人的禮物:我

三八婦女節和鬍子叔叔生日快到啦

Afiŝita en Uncategorized | 1 komento

南大世界語歐洲旅遊補習班

今年我跟南大外語部副部長崔建華和南大商務管理教授Dennis Keefe開了一個世界語出國補習班。 免費體驗班:4月9日 全課程費用:800元 課時量:40節課,每週六4節課 培養目標:使用世界語在歐洲旅遊。今年去斯洛伐克SES大聚會,該聚會預料將有約250個來自50個國家的朋友,其中歐洲人佔多數 報名電話:13775992862 詳細諮詢請看:mrtao.com。 南大商務管理教授及世界語輔導師Dennis Keefe 世界語教師陶亦然(Jano Klark)

Afiŝita en Uncategorized | Lasi respondon

財神被嚇跑了

請大家仔細看我的誠懇警告,並且看完了將此警告轉發給你所有相愛的朋友和家人: 鞭炮爆竹煙花並不會吸引財神,反而會把祂嚇跑,嚇跑到賣煙花的棚字裏去。祂會在那裏一直躲,躲到我們不買也不放煙花等爆炸物爲止。 這個理論的道理顯然。如果你在店門口放爆竹,客人肯定不會過來買你們家的東西。他們和他們的錢包被嚇跑了。另外呢,賣爆竹的地方呢,一直會“由安全考慮”禁放鞭炮等物,在那裏一整天收買煙花人的錢。放煙花的地方倒黴,不放煙花而直接銷售煙花的地方吃香。 謝謝關注。 http://www.chinadaily.com.cn/china/2011-02/07/content_11961985.htm

Afiŝita en Uncategorized | Lasi respondon

歷史課

我今天必須給大家講歷史課。您知道嗎?孔 子本來沒有老死,他是因為鬍子擋了他喫飯,就餓死的。還有呢,張大千並不是因為肝臟停止而死,而是因為他鬍子妨礙了他喫飯,從而讓他餓死了。另外,這個世 界上很多人相信耶穌是死在十字架上。錯了!祂是由於鬍鬚擋住口腔,飢餓而斃。下課了! 伏羲與孔子,不像正常人剃鬍子的瘋子

Afiŝita en Uncategorized | Lasi respond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