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ategoriaj arkivoj: 旅游

禮儀

有人注意到了,在國外不管是哪個國家,人民對外國人先用本地語言。若外國人聽不懂的話,那本地人就會再試其他語言。但中國就不一樣,中國人喜歡對外國人先用英語。有的甚至如果不會英語,就呆若木雞,或者,聽到了外國人講一口流利的中文,本地的中國人就堅持對他說英語。(其現象被外國人稱為“語言強暴”[language rape],也是專門描寫中國人的一個詞)。 有人說中國人的這個習俗是他們對外國人的“禮貌“,希望外國人能更方便地溝通,也不想委屈他們學漢語。 這種“禮儀“概念是不是有點滑稽?有些人對此甚至會說這不是禮儀,而是一種出賣自己國家,文化和語言的方式。 比如,我認為我應該對女人客氣一點,所以我,陶亦然,涂口紅,穿高跟鞋和短裙。 問題是,我不是個女人,所以我那樣打扮很滑稽可笑。其次,我以為女人怎麼樣其實是一種誤會,而且有點侮辱女人的。 同樣,中國人講了英語,但是他們又不是英國人。更糟糕的是他們講的英語實在很奇怪,甚至傷害了英國人的文化,也侮辱了英國的人民。 Advertisements

Afiŝita en 旅游 | 21 komentoj

阿波羅登月

阿波羅“宇航員”沒有拍攝星星,自稱沒有看到星星,沒有拍攝地球或金星。他們“到”月球上,一個科學實驗都沒有做,就不斷地跟美國國旗拍合影,打高爾夫球,開塑膠輪胎的汽車,把月球土(巴黎粉)裝到小袋子裏。他們都很高興的樣子。 美國人第一次看這些鏡頭都說,哇,真不錯。但是他們沒有去拍攝什麽有意思的東西,沒有做什麽有意義的實驗。幾次使命播放后,美國大多人民開始抱怨:我們的電視節目不能正常收看。請不要再讓我們看這些無聊的鏡頭。 如果我在這裡說我,陶亦然,去過非洲旅遊,但是我緊緊給你看的是我個人的照片,不拍攝那裏的獨特環境,不拍攝什麽動物,就不斷地拍攝自己和我的中國國旗,你會怎麽看?大部分人不會懷疑我假造了,但是他們都會覺得這個内容很無聊。 登月有很多有趣的問題要問。那些“宇航員”那麽高興,但按道理他們的褲子裏應該有一、兩個星期的尿屎。他們沒有換過褲子。他們完全不害怕輻射,月球的120攝氏度,影子裏面的零下100度,他們什麽都不害怕。摔倒都不怕衣服破了。那些照片都很奇怪的。 那些“宇航員”都不肯開口説話,都不接受電視採訪。他們的新聞發佈會裏的樣子非常的*鬱悶*,緊張,總之極其地*不高興*。 這是爲什麽? 中國人爲什麽不討論這個?中國、俄國等政府怎麽不曝光呢? 每個國家有自己的若干騙局,他們不敢開始互相批評、曝光。中國人也不敢曝光美國9.11等極其惡劣的騙局。一天一天地等待,承受著社會腐敗,忍著美國人的“我們登過月球,全世界比我們都落後至極!”的驕傲態度,忍著美國的戰爭——他們邊說自己很可憐(9.11嘛!)邊搞文化破壞,國家破壞,帝國主義等。我們還能忍多久?我們要等多久纔能開始誠懇面對這些騙局?

Afiŝita en 旅游 | Lasi respondon

我的周末

我每週四、五“休息”——即自由工作。那兩天一般都帶上我的年卡兩張去南京景點逛逛。 今天我去了一趟雞鳴寺,大概是南京條件最好的寺院。這兩年不停地裝修,各方面有所提高。我剛來南京的時候,雞鳴寺外面全是乞丐和賣香的小店。今天賣香的都處理掉了,樓下就一傢賣佛像的店,場面比較大,產品較精致。樓下也有一傢賣素食主義者喜歡的各種假肉——素蝦啊、素魚圓啊、素豬排啊。因爲今天樓上的那傢充滿MARLBORO廣告的素菜舘沒有麵條了,我便在樓下那傢小賣部購買了“素羊排”(參看下方圖片)。我回家了先生吃了豌豆和人參果,然後用留下來的跟我的素羊排做個很可口的菜。 上週我去的靈谷寺,發現有時那裏沒有拜佛的好條件(看下圖)。另外,在我車子騎過出租車拉客処的後面,看到了好多出租車司機的大便,還有女人用過的止血巾(看下圖)。雖然這些挺噁心,還是讓我的經驗刻骨銘心,風景並沒有被徹底的“殺”掉。 上週媽媽給我打電話問我從夏威夷回來以後怎麽樣。我跟她說了,“哇,囘南京的感覺最好也!春天開花,四方這麽綠,我倒沒有料到!”南京這麽漂亮,這麽悠閒的地方非常值得我們普通市民去改善。若南京能一直跟雞鳴寺一般發展下去,一步一步地變得更有秩序,更衛生,那我們十年之内就算住在天堂了。有我的兩張年卡,在大花園般的城市裏徐緩地蹬自行車,倒覺得我已經在天堂了。

Afiŝita en 旅游 | 2 komentoj

在夏威夷(英文的)

原帖子是英文的因姐姐沒有打中文的軟件。我在夏威夷度假的照片現在在我的個人網葉上陳列,請參看www.mrtao.com/hawaii.htm I’m in Hawaii now. The plane schedule was easily the most grueling I’ve ever had. I got up at 4.30am Nanjing time to start off for the airport at 5.30, getting there at 7 and taking off at 8. … Legi plu

Afiŝita en 旅游 | 6 komentoj

2007年的過年經驗

去年我跟室友老王一起跑到靖江過年,那時開了一個房間,跟他高中同學和當時女朋友聊天、泡本地的唯一的公園。靖江整個城市只不過是一條街而已。跟老王同學聊得開心,但那城市太小了,沒什麽玩的。酒店有中央空調,把我們熱死了,另外空氣乾燥得我怕過完節我不會有個嗓音去講課的。 今年呢,我到句容去玩,跟我的韋博同學楊小姐和她傢一起過。她有個親戚會跳西班牙舞,我就以吉他給那青年姑娘配音。我上路之前,我真的沒拿准該不該把吉他帶上,但這個旅途中它是必不可缺少的。大概七點鐘我們到茶社去做,我就認識了楊小姐的四位男性朋友。他們喜歡唱歌,他們當中也有一個有個小女兒,可愛至極,她也會唱歌跳舞,而且那小朋友很投入地觀察了我的彈法。她將來一定會學吉他,我想。我們唱了兩個小時,然後我跟一個大學歷史係的朋友談了好多政治。談了到一個可以停止的地方去後,那小姑娘要求我們再來一首歌。 第二天我原來想在跑到江北去,看看我在那裏有沒有佛緣,但因爲距離太遠,再説我的聯係人也沒有去,我就沒有上車。我們一整天唱歌,跑寺院(那天是個道教勝地叫葛仙故里),並且安排第二天去寳華寺。在寳華寺的上午,並沒有機會認識真的和尚,四處是迷信群衆和花和尚們(他們還藏著香煙抽呢)。男性的遊客幾乎都在論抽香煙,隨地丟垃圾、吐痰的。如果寺廟是佛,那他們都如同歐洲噴泉上的鴿子。寺院很古老,但衛生很糟糕,管理也比較差。 我們往外面,走到了一個尼姑庵,我就在那裏結到了佛緣。那裏有個很講究、認真、健康有光澤、腦海靈敏的尼姑。她很樂意陪我說話,聆聽我修行的故事並予以建議。最終她送了我一個白珊瑚念珠手鐲,還藉了我五張關於佛教的光碟。我們在她的寢室裏看了一個很有趣的VCD,邊看邊等送我們囘句容的車。 我昨天回來的時候,因爲煙花爆竹放得太多,沒機會安心睡覺,我就睡了一個下午。醒過來的時候我拿我的手機跟那位同學發了幾句短信,回味了我們的旅途。經驗就此結束了。

Afiŝita en 旅游 | 4 komentoj