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ategoriaj arkivoj: 图书

夢 2011/04/22

我在一名高中學同學托尼的家裡玩着,發現有很多秘密的道路,秘密的小門,隱藏的這個那個。他的家本來就是很大,父母很有錢,我小時候確實在他家那裡有迷路的現象。他帶我到一個很狹窄的秘密渠道,突然我們到了一個充滿小商鋪的室內商場逛街的時候,發現有一些很不錯的音樂傢在表演,也有不少提倡白種人政治權利的,對白種人自豪的人公開在他的商品當中以標語,藝術和歌曲表示這個意思。我跟這些有趣的友好的白種同胞交了朋友,托尼再次接到我。他已經換了衣服,穿着有美國特攻軍服。他用耳語說着,他們美國軍隊要解決這裡一個人質情況,這些人當中有一些把美國政府官員關起來,據悉該官員就關在本地。現在在商鋪的上方有個官員發言。她是個美國女黑人,服裝很奇怪,大大的乳房的下端耷拉在衣服外面,她講述着她跟另外一個女官員(一個白種人)的矛盾。那位官員出來了要講自己的立場,她穿得也很蕩。 Advertisements

Afiŝita en Uncategorized, 图书, | Lasi respondon

花朵的滅亡

如果花卉不復存在那會比好還要好。 如果它們的飄散的花粉祗不過是微妙的印象那就比大海的力量還要大。 如果永遠再也看不到它們的倒過來女人的芬芳崇拜太陽的樣子 那也許女人就不倒過來了也許她們也可以神秘地而荣誉地消逝。

Afiŝita en 图书 | 3 komentoj

中國夢

Mi ricevis rubmesaĵon per mia poŝtelefono kaj telefonis la numeron de la fiulo kiu sendis ĝin. Mi komplementis lin, ke li povas fari tiom lerte rubmesaĝojn. Mi telefonis ne por insulti lin sed por scii, kia estus ĉina rubmesaĝsendanto. Dum … Legi plu

Afiŝita en 图书 | 2 komentoj

早餐

我想喫妳的嗓音那溫煖而香黄的慈祥而令人發笑一絲一絲的詞語下到小肚子裡面消化個大半辈子起個圓的彌樂肚以空手搓搓擦擦無意故意地發亮

Afiŝita en 图书 | 1 komento

我們的窗口沒有窗簾

我們的窗口沒有窗簾  文與譯文:陶亦然 點擊這裡聼朗誦:http://www.mrtao.com/chuangkou.htm (暫時需要以IE瀏覽纔能聽到)   在此單眼皮男人的精彩世界中,在巴比倫及她的奴才的噪音中,像根針在閃爍沙子做的螞蟻堆戳鑿的洞,我們坐在我們的既小又妙的山洞裏。竹子地板的綫條沒有被家具打斷,廚房的安靜沒有被電冰箱所遮蓋。我們的職務在崇尚我們的牆壁與屋頂——皆白如極樂世界的雲彩。在這裡的一面上下、東南向、在視線所及,是個大都市。可是,我們於此間僅有一扇薄薄的玻璃。 在外面,在那邊,四處有窗簾。有人走路時,看到他人的臉,便假裝沒看見。在他們遇到笑臉時,他們低著頭竄進他們牆壁中的洞穴。在他們的黑洞裏有夜晚為畵框的,到色界的電子窗口,他們看得好像眼睛被條繩子所拴住。他們看報紙及新聞網,即一邊揭發醜聞,一邊呼籲保護個人隱私。他們對他人的惡行很好奇,而努力去把自己的掩蓋住。他們抱怨偵查、電話竊聽、偷拍以及調查。這是些臨將滲透我們的憲法的咸味雨水,他們說,它會讓我們的國旗的紅色褪到河裏去。這是不公平的,他們說。 可是在這裡我們從來不抱怨。我們跟螞蟻一樣忙碌。我們唱歌、看書及打坐。是的,他人的眼光常常落到我們的身上。雖然我們跟其他民族和異性工作,我們的背地裏從來沒有以耳語說出的疑問,從來沒有一個謠言在我們的尾跡裏嘶嘶作響。在堆到九霄雲外的樓房閒,就我們的鮮明地獨立。的確,僅僅是我們的窗戶是沒有窗簾的。  原英文文章: Our Windows Have No Curtains In this exquisite world of men with squinty eyes, among the clamor of Babylon and all her minions, like a pinprick in an anthill of sparkling … Legi plu

Afiŝita en 图书 | 2 komentoj

《挪威的森林》書評

逛書店的時候,不得不感覺現代中國沒有什麽好的文學作品,沒有任何東西能比得上福克納或喬伊斯這類作家。在如此荒涼的藝術氛圍中,找現代中文文學不妨看一些翻譯過來的外國經典書。前半年,我的教學主管Claudia借給我好多村上椿樹的書,都是他的朋友推薦我看的。第一本是《去中國的小船》,隨後是《世界盡頭與冷酷仙境》和《列克星敦的幽靈》。我對這些作品的第一個印象是該作家挺有創意的,寫作能力相當強,風格類似一個更現代化的卡伕卡。消極的一面呢,作品中會出現不少廣告,比如香煙、酒精和唱片。其次是作品也有些極其黃色鏡頭,而作品的每一段都被一種歪曲的思想所感染。換句話說,黃色鏡頭也是廣告多及商業性強的另一種標誌。對於以上的作品而言,優勢比缺陷多,作品還是非常值得一看。 那麽,我剛剛把《挪威的森林》看完,心裏就變得很矛盾。這本書也是同一個作家寫的,在同一個時間段創作的,也具有該作家的各種特點。按後序說的,這是村上春樹唯一的現實派小説。看到了這句話,我便懷疑我是的大傻瓜。爲什麽這麽差的東西一旦被一種形式化掩蓋掉,我就無法認識到它的差勁?看完《挪威》就覺得他的其他的書籍的神秘一面全部被曝光,而現在歷歷在目的東西如同劉翔奔跑後尚未盥洗的襪子一樣蹊蹺。 《挪威》中的那些角色我不得不視爲一些肉塊,聼到又一個角色死掉的時候,筆者反應宛如聼到有人喫牛排一樣——世上又少了一塊肉嘍。而且,主角自己衹不過是個行屍走肉,一個會走路的肉塊在擔心這世界又少了一塊肉。肉想著肉嘛。如同動物園裏的猴子,貪喫、貪睡、生氣、互相挑逗、自慰、亂搞。不用説男主角度邊君對任何人的評述都是從其人之胴體咋樣開始講的。 這是什麽樣一個世界呢?便是消費者的世界,一個純粹爲了個人的貪心而存在的地方。一旦一個人有個弱點,比如對亂交感興趣,促銷產品再簡單也不過。賣汽車?好,就把一個苗條女孩子擺在車上,拍照就是個耀眼的廣告啦。在純粹的藝術作品中,品牌標誌是用不上的,但在村上春樹的作品中,衹要有一輛汽車,車的品脾一定要說出口。威士忌、可樂,西服,音樂,香煙等等都要如此處理。 以前大家擔心小説會成爲電影,因爲電影業消耗的資源多,它早就顯著的腐敗。人人周知,電影往往不如經典小説。銀幕“黃金年代”時,電影看上去很正派,但沒人意識到,這些片子的高潮都是個包含新消費概念的鏡頭,即男方求婚時掏出鑽石。看了幾部我們可以確定這些“黃金年代”片子部部皆係鑽石廣告,甚至可以說衹不過如此。影響如何?今天幾乎全世界人民認爲求婚時一定要掏出枚鑽石戒指。那麽今天的電影不僅照例吹捧鑽石,還會搞出無數的明顯“product placements”,電影角色喝飲料、穿衣服、開車等等,都會把品牌一清二楚地顯示到屏幕上。要是這些作品沒有煽動人們的貪心,他們推廣的物質就推銷不出,所以電影每部都會出現亂交、好飲好色以及暴力的鏡頭。 因此好萊塢真的無法正確的描寫基督、甘地之類的純潔人物,一旦被廣告要求拉住,又被猶太人黑社會的製片人引導以後,西方世界的純潔並且進行苦行的象徵基督被歪曲為一個普通性交者——達芬奇密碼啦、基督最後的誘惑啦等等。中國電影業也在發展,不久我們會看到《孔子艷史》、《風流老子》、《色狼酒鬼釋迦牟尼》!故以前是眾評論傢怕一部經典小説一旦到銀幕上便會成爲某种廣告,可是在村上春樹的畫筆下,小説居然模仿了電影,縱然有廣告的廣告。 那麽我爲什麽在讀《挪威》以前會認爲他的書是值得拜讀呢?他的抽象派作品打了一個非常迷人的手感,皮面很有創意,内容也存在一些比較罕見的哲學。但在《挪威》裏,連一點思想都感覺不到,甚至引起我懷疑他其他作品之所以好手感衹不過是個幌子。如果我必須再《挪威》裏找出哲理來,大概是:縱慾吧。  

Afiŝita en 图书 | 4 komentoj

賈樟柯與蔡明亮

我以前喜歡看電影,每個月去盜版碟店去買一堆藝術片。那時發現中國兩個頗有特色的導演:賈章柯與蔡明亮。   老賈作品的意思大概表示:中國日常生活中有無數滑稽的事情發生,社會中有無數對生活感到無聊的人。那麽在中國這樣一個發展時期閒,爲什麽還有這麽多閒人、如此多的行屍走肉呢?他們要無聊到什麽程度才會開始搗亂也?   老蔡的作品包括《洞》、《愛情萬歲》、《天橋不見了》等。我都特別喜歡,因爲他不低估觀衆的智商,他讓我們在一個鏡頭中找出我們自己的想法。他的鏡頭很少換角度,每次拍一個事,就連續拍五分鐘那樣。五分鐘?聼起來不長,但在今天的浮躁社會中,這麽長的鏡頭對多數的觀衆簡直是永遠。   那麽,他的這些片子究竟是什麽意思呢?都是一個意思:現代市民非常無聊,心裏特別孤獨。這些人大多花一生的時間在試圖抹殺他心裏的孤獨。拍下來看了,這些場景挺可笑的,但這些笑聲的後遺症是一種激烈的悲劇感。爲什麽會有人這樣浪費生活的寶貴時間?   喂。有沒有人發現紐約與上海人最孤獨。我們每次聼到一個快樂人的故事,故事的背景都是某個偏僻的地方或小小的、沒有名氣的城市?這是因爲往外尋找治孤獨的人一律不會成功也。   大家來,把自己的個性挖掘出來,將自身的眼光落至陌生的途徑上。途徑盡頭是個沒有人,又不存在孤獨的小天堂……

Afiŝita en 图书 | 2 komentoj