夢 2011/04/22

我在一名高中學同學托尼的家裡玩着,發現有很多秘密的道路,秘密的小門,隱藏的這個那個。他的家本來就是很大,父母很有錢,我小時候確實在他家那裡有迷路的現象。他帶我到一個很狹窄的秘密渠道,突然我們到了一個充滿小商鋪的室內商場逛街的時候,發現有一些很不錯的音樂傢在表演,也有不少提倡白種人政治權利的,對白種人自豪的人公開在他的商品當中以標語,藝術和歌曲表示這個意思。我跟這些有趣的友好的白種同胞交了朋友,托尼再次接到我。他已經換了衣服,穿着有美國特攻軍服。他用耳語說着,他們美國軍隊要解決這裡一個人質情況,這些人當中有一些把美國政府官員關起來,據悉該官員就關在本地。現在在商鋪的上方有個官員發言。她是個美國女黑人,服裝很奇怪,大大的乳房的下端耷拉在衣服外面,她講述着她跟另外一個女官員(一個白種人)的矛盾。那位官員出來了要講自己的立場,她穿得也很蕩。

Tiu ĉi enskribo estis afiŝita en Uncategorized, 图书, . Legosigni la fiksligilon.

Respondi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Ŝanĝi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Ŝanĝi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Ŝanĝi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Ŝanĝi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