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ataj arkivoj: Oktobro 2010

流浪

這個小片子是我最近看到的最重要的。流浪眞的是一件非常開心的事情,也讓我們跟上帝靠得最近。我在歐洲流浪一個月就感覺到了,這地球上的好人多得很,而我們在所謂的穩定生活中為了某些原因無法意識到。 http://v.youku.com/v_show/id_XMTY5ODczODA4.html 《—請收看 以後你會認識到,歷史上很多偉人也曾經流浪過,或者甚至把流浪當作自己的生活方式:老子,墨子,孔子以及西方不少偉人。

Afiŝita en Uncategorized | Lasi respondon

何謂國際英語?

中文: 不好的英語是新的國籍誤溝通工具。 英文: Bad English is the new international tool of miscommunication. 世界語: La anglaĉa estas la nova, internacia miskomunikilo.

Afiŝita en Uncategorized | Lasi respondon

妙極的防噪耳罩

我昨天去郵政局的時候,我的防噪耳罩一直戴着享受着靜音的樂趣。我首先發現郵政局變成了一家銀行,就得在我寶貴的安靜中走到拿包裹的新地點。那是在我口袋裡震動着我的手機,我把耳罩摘下準備接個電話,旁邊一個暴露胸溝的戴耳豆聽音樂的胖女人向我問:“你是那個國家的?” 電話不響了,我把耳罩再戴上,鬆了一口氣。

Afiŝita en Uncategorized, 娱乐 | Lasi respondon

物質的中國女人

結婚的中國女人跟鄧文迪都差不多。照着“正常婚姻關係”的潛在含義,加上女人要“談條件”,現代婚姻豈不是包裝起來的一種嫖娼方式?再說,現代的婚禮哪有神聖的感覺?我幾次去了,滿房間是煙,醉翁在輪抽煙,吵鬧地唱卡拉OK,瘋狂喫各種肉食,滿桌子是零碎的骨頭,皮塊,小骷髏,關節,香煙盒,酒瓶等。為什麼慶賀要搞得這麼骯髒齷齪?如果婚姻不是個笑話的話,慶賀應該是結過婚十年多以後纔慶賀的,慶賀的方式應該神聖優雅,有文化的。 恐怕現代的這些女郎嘛……哪個穿白色的女郎眞的是個處女?處女這個詞已經成了個笑話呢。說自己是處女的人誰會相信了?即使事情到了這麼一個地步,處女還是社會上唯一的值得尊重的女人。   讓我們祈禱: 雖然現代社會有它令人失望之處,我們要特別感謝上帝給我們的純潔女人和帶領她們的高尚男人。我們求您讓他們感染更多的老百姓,使中國大地變得更幸福。請上帝多給各位健康心理的女人您的寶貴恩賜。求您給各位男人更大的勇氣去抵擋誘惑,堅持純潔,堅持服務您,崇拜您,把您放第一位。阿門。

Afiŝita en Uncategorized | Lasi respond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