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ataj arkivoj: Majo 2007

避孕套的毒性

戴避孕套是現代人民的主要邪淫方式。他們想幹一樁天然的事,但又不要一個天然的結果。 在所有的作孽方式中,最重要的是*邪淫*。在各種欲望中,性欲是最爲強烈、難治的,是各種欲望和社會不和諧的根本。 在下圖中,有謂:“[避孕套含]32,000個比‘HIV’大得70倍的針孔、57種毒性蛋白質、37種被美國食品藥品管理局排列的毒質、一個teratogen(導致畸形現象的物質)、3個被確定及兩個被懷疑為致癌的物質,還有毒的凝血的鹽晶遍佈内膜。” 除了這些致癌的東西以外,還有避孕套用的潤滑劑。http://www.health-report.co.uk/benzene-lubricants-condoms.htm  含有:Nonoxynol 9殺精劑: Poison by intraperitoneal route. Mutation data reported. When heated to decomposition, it emits acrid smoke and fumes (HC, p. 958).Parrafin: Possible carcinogen with experimental tumorigenic data by implant route. (HC, p. 982; HOP, p. 212).Chlorhexidine: Mildly toxic … Legi plu

Afiŝita en 健康与保健 | 7 komentoj

我們的窗口沒有窗簾

我們的窗口沒有窗簾  文與譯文:陶亦然 點擊這裡聼朗誦:http://www.mrtao.com/chuangkou.htm (暫時需要以IE瀏覽纔能聽到)   在此單眼皮男人的精彩世界中,在巴比倫及她的奴才的噪音中,像根針在閃爍沙子做的螞蟻堆戳鑿的洞,我們坐在我們的既小又妙的山洞裏。竹子地板的綫條沒有被家具打斷,廚房的安靜沒有被電冰箱所遮蓋。我們的職務在崇尚我們的牆壁與屋頂——皆白如極樂世界的雲彩。在這裡的一面上下、東南向、在視線所及,是個大都市。可是,我們於此間僅有一扇薄薄的玻璃。 在外面,在那邊,四處有窗簾。有人走路時,看到他人的臉,便假裝沒看見。在他們遇到笑臉時,他們低著頭竄進他們牆壁中的洞穴。在他們的黑洞裏有夜晚為畵框的,到色界的電子窗口,他們看得好像眼睛被條繩子所拴住。他們看報紙及新聞網,即一邊揭發醜聞,一邊呼籲保護個人隱私。他們對他人的惡行很好奇,而努力去把自己的掩蓋住。他們抱怨偵查、電話竊聽、偷拍以及調查。這是些臨將滲透我們的憲法的咸味雨水,他們說,它會讓我們的國旗的紅色褪到河裏去。這是不公平的,他們說。 可是在這裡我們從來不抱怨。我們跟螞蟻一樣忙碌。我們唱歌、看書及打坐。是的,他人的眼光常常落到我們的身上。雖然我們跟其他民族和異性工作,我們的背地裏從來沒有以耳語說出的疑問,從來沒有一個謠言在我們的尾跡裏嘶嘶作響。在堆到九霄雲外的樓房閒,就我們的鮮明地獨立。的確,僅僅是我們的窗戶是沒有窗簾的。  原英文文章: Our Windows Have No Curtains In this exquisite world of men with squinty eyes, among the clamor of Babylon and all her minions, like a pinprick in an anthill of sparkling … Legi plu

Afiŝita en 图书 | 2 komentoj

阿波羅登月

阿波羅“宇航員”沒有拍攝星星,自稱沒有看到星星,沒有拍攝地球或金星。他們“到”月球上,一個科學實驗都沒有做,就不斷地跟美國國旗拍合影,打高爾夫球,開塑膠輪胎的汽車,把月球土(巴黎粉)裝到小袋子裏。他們都很高興的樣子。 美國人第一次看這些鏡頭都說,哇,真不錯。但是他們沒有去拍攝什麽有意思的東西,沒有做什麽有意義的實驗。幾次使命播放后,美國大多人民開始抱怨:我們的電視節目不能正常收看。請不要再讓我們看這些無聊的鏡頭。 如果我在這裡說我,陶亦然,去過非洲旅遊,但是我緊緊給你看的是我個人的照片,不拍攝那裏的獨特環境,不拍攝什麽動物,就不斷地拍攝自己和我的中國國旗,你會怎麽看?大部分人不會懷疑我假造了,但是他們都會覺得這個内容很無聊。 登月有很多有趣的問題要問。那些“宇航員”那麽高興,但按道理他們的褲子裏應該有一、兩個星期的尿屎。他們沒有換過褲子。他們完全不害怕輻射,月球的120攝氏度,影子裏面的零下100度,他們什麽都不害怕。摔倒都不怕衣服破了。那些照片都很奇怪的。 那些“宇航員”都不肯開口説話,都不接受電視採訪。他們的新聞發佈會裏的樣子非常的*鬱悶*,緊張,總之極其地*不高興*。 這是爲什麽? 中國人爲什麽不討論這個?中國、俄國等政府怎麽不曝光呢? 每個國家有自己的若干騙局,他們不敢開始互相批評、曝光。中國人也不敢曝光美國9.11等極其惡劣的騙局。一天一天地等待,承受著社會腐敗,忍著美國人的“我們登過月球,全世界比我們都落後至極!”的驕傲態度,忍著美國的戰爭——他們邊說自己很可憐(9.11嘛!)邊搞文化破壞,國家破壞,帝國主義等。我們還能忍多久?我們要等多久纔能開始誠懇面對這些騙局?

Afiŝita en 旅游 | Lasi respond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