歷史上的阿波羅尼俄斯比神化上的耶穌 (第一部) R。W。伯納德博士著 (1964)

歷史上的阿波羅尼俄斯比神化上的耶穌 (第一部) RW。伯納德博士著 1964

 

公元325年犯了一次歷史上規模最大的詭計與蒙蔽。這就是尼西亞會議的日期,其任務為創建一個康斯坦丁皇帝能接受的宗教。同時那些古代的公產主義兼和平主義者,他們被稱爲早期基督徒,而血腥地鎮壓他們就是康斯坦丁本人。什麽讓他,他正在屠殺那些無防備且受人唾棄的人的同時,居然採取了他們的宗教,而且變成該宗教的最堅定的提倡者——這就是個從未被闡明過的歷史大謎。對此雷薇 (Reville),一個天主教辯護士寫道:

 

“基督教在康斯坦丁執政時被公認的大勝利,很久以來被人們認爲是歷史的一次令人驚嘆得無法解釋的革命之一。此事仿佛跟過去現象無關,它似乎是個奇跡。人們渴望知曉的是,究竟是由一個什麽樣的思路可以從惡毒地否定基督教,直接到達對其宗教公開表示信仰的?此時為第四世紀,僅僅被小數相信的基督教便在受最殘暴的鎮壓以後成功地站在社會及政治的權威地位。”

 

教堂神父們知曉羅馬古宗教極度衰退且越來越無法左右人民。同時被壓制的艾森邪教徒,即早期基督徒,縱然受到了如此不人道且血腥的鎮壓,他們還是很茂盛且受群衆的越來越大的尊重。神父們手上還染著古基督教徒的血液時便皈依到基督教。他們盜用且修正了他們的宗教的匾額,其方法可以邊利用早期基督教殉教者的榮譽,邊獲得康斯坦丁的支持。皇帝一更改了宗教信仰就可以掩蓋自己的過去的罪行,取得更多的公衆的好評,延伸且鞏固他的帝國。

 

爲了讓康斯坦丁接受他曾經憎恨的艾森邪教組織(即早期基督徒),教堂神父們務必從艾森教中刪減某些皇帝反對的教條。其最重要的是禁用酒肉之令,對於艾森基督教此教條很關鍵。教堂神父們認識的康斯坦丁太熱愛那些充滿牛羊肉與紅酒的午夜歡宴,他們知道他不會接受像艾森基督教一個要求全然禁酒肉的宗教。爲了完成此任務,某些“修正者”被聘用,他們的義務是重寫福音書而刪減所有關於禁用酒肉的文字。教堂神父們也有理由這麽做——他們自己沒有心思那麽激進地更改自己的生活習慣。

 

原本的福音書在尼西亞會議被副主教Wilberforce指出,其道:

 

“有些人沒有意識到:公元325年尼西亞會議後的福音書卷被竄改了許多。在《對希臘約評論的概論》中Nestle教授告訴我們某些叫‘修改者’[拉丁文‘correctores’]的學究被基督教會領導所聘用,他們的職責實際上是爲了該教會的利益。”

 

對此言論G.J. Ouseley在《神聖的十二之福音》中寫道:

 

“這些‘correctores’做到的是仔細地將福音書中的,他們不提倡遵守的教條都刪減掉,教條主要是禁令肉食主義與飲用酒精。要刪除範圍的也包括任何一個可以用來反對喫葷的詞條,譬如關於咱們上帝給受虐待的動物拯救放生的幾次交涉。”

 

有證據指出,不僅是艾森基督教原本教條在尼西亞會議被激進地更改並且被截然不同的教條代替,而且體現原來的教條那個人被另一個可以展示新的教條的人所替代。

 

 (陶依然 譯)

Tiu ĉi enskribo estis afiŝita en 新闻与政治. Legosigni la fiksligilon.

Respondi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Ŝanĝi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Ŝanĝi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Ŝanĝi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Ŝanĝi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