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ataj arkivoj: Februaro 2007

2007年的過年經驗

去年我跟室友老王一起跑到靖江過年,那時開了一個房間,跟他高中同學和當時女朋友聊天、泡本地的唯一的公園。靖江整個城市只不過是一條街而已。跟老王同學聊得開心,但那城市太小了,沒什麽玩的。酒店有中央空調,把我們熱死了,另外空氣乾燥得我怕過完節我不會有個嗓音去講課的。 今年呢,我到句容去玩,跟我的韋博同學楊小姐和她傢一起過。她有個親戚會跳西班牙舞,我就以吉他給那青年姑娘配音。我上路之前,我真的沒拿准該不該把吉他帶上,但這個旅途中它是必不可缺少的。大概七點鐘我們到茶社去做,我就認識了楊小姐的四位男性朋友。他們喜歡唱歌,他們當中也有一個有個小女兒,可愛至極,她也會唱歌跳舞,而且那小朋友很投入地觀察了我的彈法。她將來一定會學吉他,我想。我們唱了兩個小時,然後我跟一個大學歷史係的朋友談了好多政治。談了到一個可以停止的地方去後,那小姑娘要求我們再來一首歌。 第二天我原來想在跑到江北去,看看我在那裏有沒有佛緣,但因爲距離太遠,再説我的聯係人也沒有去,我就沒有上車。我們一整天唱歌,跑寺院(那天是個道教勝地叫葛仙故里),並且安排第二天去寳華寺。在寳華寺的上午,並沒有機會認識真的和尚,四處是迷信群衆和花和尚們(他們還藏著香煙抽呢)。男性的遊客幾乎都在論抽香煙,隨地丟垃圾、吐痰的。如果寺廟是佛,那他們都如同歐洲噴泉上的鴿子。寺院很古老,但衛生很糟糕,管理也比較差。 我們往外面,走到了一個尼姑庵,我就在那裏結到了佛緣。那裏有個很講究、認真、健康有光澤、腦海靈敏的尼姑。她很樂意陪我說話,聆聽我修行的故事並予以建議。最終她送了我一個白珊瑚念珠手鐲,還藉了我五張關於佛教的光碟。我們在她的寢室裏看了一個很有趣的VCD,邊看邊等送我們囘句容的車。 我昨天回來的時候,因爲煙花爆竹放得太多,沒機會安心睡覺,我就睡了一個下午。醒過來的時候我拿我的手機跟那位同學發了幾句短信,回味了我們的旅途。經驗就此結束了。 Advertisements

Afiŝita en 旅游 | 4 komentoj

南懷瑾

南懷瑾證明了,説話與寫作均為一種藝術,而藝術衹不過是一種形式。搞出這些形式而且被推廣得這麽多的人大概不可能是真心的“居士”,而100%在社會上。 通常我去寺廟拜佛會觀察到一些現象。第一,城裏的廟一律提供煙酒,在廟裏抽煙喝酒完全無所謂。在雞鳴寺佛堂建築組的最高処有傢素菜館,前面和裏面賣香煙、啤酒及烈酒。飯館的牌子上有大寫的字“MARLBORO”,是一家猶太黑幫販毒集團RJR NABISCO的廣告。(http://www.dunwalke.com/3_RJR_Nabisco.htm)  在毗盧寺呢,一地都是煙頭,裏面的和尚有幾個顯明是不守戒律的。年輕的和尚的身材有個慣於自慰者的形狀,看到我居然瞪眼,還向我喊爛英語,語氣跟妓女差不多。佛堂裏面的和尚雖然不這樣管人、妄語,他竟在投入得看“金陵晚報”。乍一看他們的宿舍(如同雞鳴寺的),都是有空調的,聽説電視機也有。我要是想遇到這樣的俗人,我何苦買票上個佛寺呢?我是遵守佛教的本意,也希望1)可以遇到志同道合或者2)不被打擾地去拜佛。 宗教(re lig ion)的本意就是束縛自己。你束縛不住,你就算不上宗教弟子了。又不是說南老師或那些花和尚有什麽不好的,衹是說他們不屬於修煉人群。抽煙喝酒能算是修煉嗎?畫傢能算是運動員嗎? 或許南老師就是個畫家,畵的是中國古代很多東西,畵得也栩栩如生,生動而虛僞。

Afiŝita en 健康与保健 | Lasi respondon

歷史上的阿波羅尼俄斯比神化上的耶穌 (第一部) R。W。伯納德博士著 (1964)

歷史上的阿波羅尼俄斯比神化上的耶穌 (第一部) R。W。伯納德博士著 (1964)   公元325年犯了一次歷史上規模最大的詭計與蒙蔽。這就是尼西亞會議的日期,其任務為創建一個康斯坦丁皇帝能接受的宗教。同時那些古代的公產主義兼和平主義者,他們被稱爲早期基督徒,而血腥地鎮壓他們就是康斯坦丁本人。什麽讓他,他正在屠殺那些無防備且受人唾棄的人的同時,居然採取了他們的宗教,而且變成該宗教的最堅定的提倡者——這就是個從未被闡明過的歷史大謎。對此雷薇 (Reville),一個天主教辯護士寫道:   “基督教在康斯坦丁執政時被公認的大勝利,很久以來被人們認爲是歷史的一次令人驚嘆得無法解釋的革命之一。此事仿佛跟過去現象無關,它似乎是個奇跡。人們渴望知曉的是,究竟是由一個什麽樣的思路可以從惡毒地否定基督教,直接到達對其宗教公開表示信仰的?此時為第四世紀,僅僅被小數相信的基督教便在受最殘暴的鎮壓以後成功地站在社會及政治的權威地位。”   教堂神父們知曉羅馬古宗教極度衰退且越來越無法左右人民。同時被壓制的艾森邪教徒,即早期基督徒,縱然受到了如此不人道且血腥的鎮壓,他們還是很茂盛且受群衆的越來越大的尊重。神父們手上還染著古基督教徒的血液時便皈依到基督教。他們盜用且修正了他們的宗教的匾額,其方法可以邊利用早期基督教殉教者的榮譽,邊獲得康斯坦丁的支持。皇帝一更改了宗教信仰就可以掩蓋自己的過去的罪行,取得更多的公衆的好評,延伸且鞏固他的帝國。   爲了讓康斯坦丁接受他曾經憎恨的艾森邪教組織(即早期基督徒),教堂神父們務必從艾森教中刪減某些皇帝反對的教條。其最重要的是禁用酒肉之令,對於艾森基督教此教條很關鍵。教堂神父們認識的康斯坦丁太熱愛那些充滿牛羊肉與紅酒的午夜歡宴,他們知道他不會接受像艾森基督教一個要求全然禁酒肉的宗教。爲了完成此任務,某些“修正者”被聘用,他們的義務是重寫福音書而刪減所有關於禁用酒肉的文字。教堂神父們也有理由這麽做——他們自己沒有心思那麽激進地更改自己的生活習慣。   原本的福音書在尼西亞會議被副主教Wilberforce指出,其道:   “有些人沒有意識到:公元325年尼西亞會議後的福音書卷被竄改了許多。在《對希臘約評論的概論》中Nestle教授告訴我們某些叫‘修改者’[拉丁文‘correctores’]的學究被基督教會領導所聘用,他們的職責實際上是爲了該教會的利益。”   對此言論G.J. Ouseley在《神聖的十二之福音》中寫道:   “這些‘correctores’做到的是仔細地將福音書中的,他們不提倡遵守的教條都刪減掉,教條主要是禁令肉食主義與飲用酒精。要刪除範圍的也包括任何一個可以用來反對喫葷的詞條,譬如關於咱們上帝給受虐待的動物拯救放生的幾次交涉。”   有證據指出,不僅是艾森基督教原本教條在尼西亞會議被激進地更改並且被截然不同的教條代替,而且體現原來的教條那個人被另一個可以展示新的教條的人所替代。    (陶依然 譯)

Afiŝita en 新闻与政治 | Lasi respondon

耶穌的歷史性可疑

以下是在美國讀大學的兩個華人的辯論。我覺得這個對話對初始認識《聖經》問題的人很有用。文章中的甲方是一個查美國一本百科書的愚昧學員叫小螞蟻,乙方是一個清醒的説明問題的人。我把這篇貼在這裡的原因是因爲以後我準備提供關於泰安那人阿波羅尼俄斯的資料,也會試圖證明他是原始基督徒的偶像而不是“耶穌”。耶穌與阿波羅尼俄斯的故事細節大多是一致的,但前者的歷史性令人懷疑。 关于“耶稣的历史性”的答复·方舟子· 小蚂蚁 wrote: > 原想在下一节时贴出参考资料,但有人是将与自己不同的意见归为神学来批的, >为免这样的人误导,小蚂蚁将参考资料在这里单独贴出。小蚂蚁读的罗马史书是没 你要指责别人“误导”,就必须把证据摆出来让大家看看谁在误导,光是列 出参考资料说明不了任何问题,因为你自己就因为在选择参考资料时有倾向 性而受了误导。 >6. New Grolier Multimedia Encyclopedia, Release 6, 1993. 我手头刚好有这部百科全书,让我们来看一下这部百科全书都说了些什么, 这位小蚂蚁都受了怎样的误导。〔我的是1992年版,也许与1993年 版的不同〕原文如下: The Christ-myth school of the early 20th century held that Jesus never lived but was invented as a peg … Legi plu

Afiŝita en 新闻与政治 | Lasi respondon

學世界語跟學英語有何關係?

學世界語跟學英語有何關係?   世界語是印歐語系的60種語言最爲常用詞根構成的獨立而簡單的語言。它在教育中提到的作用跟古代漢語極爲相似——它是個學習輔助工具,通過學習它可以打個外語基礎,擴大外語詞彙,瞭解已學會的外語詞彙,從而使英語詞彙堅固難忘。   學習世界語的第一步是上http://www.lernu.net進行自學。一天學字母的發音規則和基本語法,第二天開始第一節課“bildoj kaj demandoj”。過了兩周就說簡單的話,寫基本信息,讀懂初級句子。此時可以隨意到社區交朋友,加他們的Msn號。第一次聊天就認識了一個歐美國家朋友,如我瞬間認識到的意大利的、巴西的、波蘭的、瑞典的等朋友。話可能是這樣說的: A:Saluton! B:Saluton! A: Kio estas via nomo? B: Mia nomo estas Liu. Bonan matenon! Cxu vi estas laca? Estas tre frue nun. 因爲拼法、語法及發音都極其容易掌握,這些詞彙很容易記住,以後這個能夠獨立構成語言的詞彙會在學習英語中提到很大的幫助。學習任何一個印歐語系的語言衹要在世界語上稍微改造一下就會說嘍,因爲詞彙都很熟悉。 Saluton=西班牙語“salud!”,法語“salut!”,都是“你好”之意。英語“salute”為“敬禮”之意。這些原意是“祝身體健康”。英語書面語包括salutations招呼,salutary健康的,salubrious有益健康的,等。 Kio=什麽。凡是“ki”開頭的詞都是問詞,這樣系統化點。韻母是模仿英語的問詞韻母,比如kio為“what”,kiu為“who”,kie為“where”等等。 Estas=是。德語“ist”,英語“is”,意大利語“es”等都為“是”之意。 Nomo=英語“name”,意大利語“nome”,德語“name”等(在68個語言當中,40多是這類http://www.logosdictionary.org/pls/dictionary/new_dictionary.gdic.st?phrase_code=6251114)。英語書面語包括:nomenclature術語,ignominious可恥的(沒有好名義的),nominal有名無實的,nomination任命,synonym同義詞,antonym反義詞,等。 Bona=好的。從印度到美國各個國家都用。英語書面語包括:bona fide認真的,beneficial有益的,benevolent善良的,bonus額外好的,bounty慷慨,beau(法語拼法,發音為bo: )美男,bonanza發大財,等。 Mateno=早晨。本義為“好時候”。英語書面語包括matutinal早晨的,mature成熟的,immature幼稚的,demure端莊的,等。 Laca=疲倦的。英語詞彙為:lackadaisical懶惰的,lazy懶惰的,laconic無精打采的,等。 Frue=早的。英語詞彙為: … Legi plu

Afiŝita en 兴趣 | 10 komentoj

關於“綠卡”的新聞有誤導人之疑

一般說一個謊言不是因爲邏輯上有什麽錯,是因爲該句話會誤導人的。新聞社用邏輯上沒有錯的信息編造誤導人的故事也是個撒謊的方法。在我記憶中從2003年開始中國報社會經常報關于“綠卡”的新聞,每片文章都配戴一張高興得不得瞭的老外的照片。我知道各個報社出版的這類文章是因爲我的朋友都知道我想入籍,他們會很興奮地給我打電話通知我說,“中國有綠卡啦,你的簽證煩惱得救啦”之類的話。前幾次發生大概是引起了我的興趣,使我到公安局去咨詢。但是每次咨詢警察們都很坦白的告訴我,“沒這囘事!”除此外我做了網上的研究,還有問了這方面的律師和專家。網上資料都非常的蹊蹺,說這個那個但不提供鏈接,官方網葉都逃避入籍的話題,或者是把條件說得很含糊,比如,“必須對社會有所貢獻”。請問官員先生,什麽算是“貢獻”呢?請給我一個具體的説法!但是四處的資料裏都沒有。問了一些顧問的時候,他們就跟警察先生一樣坦率:“綠卡的條件離譜,入籍這囘事是沒有的。”到了2005年夏天,我就在勞動部門那裏成爲一個外國人辦簽證的專辦人員,資料又一次仔細看了一遍,還做了筆試呢。周圍的應試者就我一個白種人。我向這些人請教,交朋友,追求在大陸法律中找出一扇後門,但實在是不存在的。   我說人撒謊應該算是個比較嚴重的控告吧,所以我在這裡説明被新聞媒體灌輸的大衆印象與真實情況究竟有哪些差異。大衆認爲:1。外國人(非漢族)在中國是官方予以歡迎的。2。外國人辦簽證很容易。3。存在一個永久居住許可,一個“綠卡”。4 。“永久”的意思是永遠。5。“綠卡”就像香港、臺灣、日本、韓國等接軌。6。“綠卡”是新推出的。7。擁有綠卡的外國人多。8。入籍衹要取消國外國籍,符合其他合理條件就可以辦。 實際情況呢:1。官方不歡迎外國人長期居住,把條件設得99.9%的外國人永遠衹能辦一個一年的簽證。2。簽證條件每年有變化,外國人每年辦理都有可能會被拒簽,並且被驅逐。3。2004年通過北京高官幫我做的咨詢,當時擁有“綠卡”的外國人(在這裡到底是否非漢族人士說不定)一共有九個。  4。官方的“永久”等於十年。5。中國綠卡的條件不類似於其他國家,條件十分離譜。6。條件實際上是1980年現存的、“中國諾貝爾獎”(D字簽證)。7。今天擁有它的人,又不是漢族,估計比九個還多一點。8。現在中國大陸就是不給任何一個不是漢族的人國籍,不管他符合什麽條件。   這是一位白人,她出生于中國山東省,從1999年在山東居住並且從事大量的慈善活動。出生于中國,上次住中國連續住了8年……不給綠卡!http://www.sd.xinhuanet.com/sdsq/2007-01/12/content_9030471.htm 在中國出生,愛惜中國,在中國生活共21年,買了房子,建設了教育組織,奉獻了大量的書籍、運動用品等,仍然沒有戶口,沒有居民身份,永遠得不到綠卡,直到時間的盡頭是個“老外”。我呢,我是在南京工作並交稅七年之久,有房產証,在二十多所學校教過上千的學生英語和古典吉他(www.mrtao.com/jl.htm),在東方、少年文藝等寫文章,出過中文書等等等等。結果,我得不到南京戶口,更不用説什麽“綠卡”或國籍呢。   寫這篇博克的目標不是抱怨,則是:希望中國朋友可以了解到真實情況,希望官方考慮一下該政策的好壞。若以上有任何錯,請立刻與我聯係。        

Afiŝita en 新闻与政治 | Lasi respond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