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ataj arkivoj: Decembro 2006

木頭

你這塊木頭躺著,面貌像是活的什麽。各種綫條轉來轉去,像魚在游泳還是什麽。嗯。像蚋群,各個飛來飛去。因爲眼睛無暇細看,看到的大部分衹是紛亂的綫,綫,綫。但這些卻都是死的。而且你躺著就不是死的嗎?難道仰臥時可以有何功勞,難道那樣可以思考或發現或正常地呼吸。   我正在將一個螺絲釘擰入你的身體。我跟你一樣在消磨時間,工作一樣徒然。因爲我擰的方向是往下的。這樣連一幅畵都挂不成!但男人嘛,喜歡有工具在手裏,喜愛玩木頭。先天的,改不瞭的。我先天想穿入你,先天想把你固定在那裏,叫你扮那死樣。我一出生就想浪費時間,直至有魚、蚋等來食碎我的屍體爲止。   或許我意志停止擰動,把你從地上撿起來,讓死木塊竪地坐,我可以常試做個雕刻傢。你的木節雙眼、四處輻射的黃髮,兩者可以有善意地挖掉。

Afiŝita en 图书 | 3 komentoj

俄國反性交運動:問與答

俄國反性交運動問與答   Q: 你們真地反對性交嗎?開玩笑了吧? A: 我們絕對沒有開玩笑。   Q: 這些帖子是誰寫的?估计是性無能、找不到女人的男敗類、被遺棄的女孩們或者那種想要性交但不能得到它的人写的吧? A: 反而言之,這些是可以性交卻選擇不去做的人——設想一下,这并非不可能。按你的謬論我們也可以推算衹有腸胃不好的人才不吃人肉,可以說僅僅是没有注射器的人才會不吸毒。   Q: 什麽才算得上“性交”?你們怎麽分辨什麽是性活動? A: 最普遍理解,“性交”包括所有有性愛色彩的關係。也就是說,不僅是進行所謂正常的或“變態的”交配,也包括其行動的事前准备。確切地說,性交是沒有生育目的的各種交配準備及實際行動。   Q: 你們爲何反對性交? A: 因爲性交如同吸毒,在对人體以及对社會它們的作用都很相似。性交者崇尚本能,他們覺得本能比智慧重要,他們把一個有智商的、有意識的人堪為一個原始的動物。這樣思維的人容易出現歪曲的價值觀,而這種價值觀又容易導致各種變態的行爲,這種行爲不光是影響個人的,也會影響周圍的社會。   不管是哪国語言,污言穢語都與性有關,同樣天真和純淨仍然與處女是同義詞,這並不是個巧合。   連那些思想不過分歪曲的性交者還是需要“過癮”,而在此過程中他們很容易變得笨拙、狡猾或不合法。性行爲通常會破壞友誼,刺激人們去撒謊或採取不正當的手段。如果人類可以將它在性交上浪費的精力花在更有意義的事物上,我們的文明程度會比以往高出許多,而且各種族人民和社會組織之間不會發生像今天如此之多的爭端。   另外,性交沒有人們常常認爲的那麽對身體無害。性交可以導致某些疾病,這些當中也有一些不是傳染性的——有科學報道表明性交對壽命有負面影響,這裡說的是肉體方面的而已。   對於更高尚的事物,我們可以接著說性交(即放縱原始本能)跟精神或性格上的發展不融合。性交對修煉也有害,而且交配在美學觀點上是噁心的。   Q: 性交跟社會上的衝突有何樣的關係? A: 我們會議上的一些相關的對話:“不管問題怎麽樣,公民都有權利叫警察。若問題大一些可以上法庭。” 其實不是所有的問題可以依賴警察或法官來解決的。在性交很隨便的社會中,連最普通的公民也會變得頗爲貪心,而雖然我們眼前看不到其貪心的來源,它卻會引起社會上的各種腐敗、不誠信和不正當行爲。另外,不管人們採用了多少避孕措施,亂交早晚會導致廣泛的生育、人口膨脹、資源短缺。如果导致了戰爭、革命或其他社會動亂,我們並不能簡單的“打110”或“在法庭裏見”。 “性交與大環境問題有何関系?” 世間的一切都互相有關係的。超多的性活動、人口過大、資源短缺、社會動亂、不尊重生物圈——這一切有是有关联的。 “我們可以推算,如果人類擺脫了性交,就不會有戰爭了。” 至少我們會經歷更少的戰爭。首先,不會有過量人口導致的資源短缺,資源也不會因爲追求性愛而浪費。其次,侵略行爲的基礎會失去它的一個強壯的主幹——性交。在個人的範圍内,不會有強暴行為;看宏觀情況呢,不會再用戰爭英雄的“男子漢”形象來誘惑人民去打仗,而且可以提供的例子不止這些。   … Legi plu

Afiŝita en 健康与保健 | 3 komentoj