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ataj arkivoj: Septembro 2006

性愛無聊

以前我都覺得性這個東西是自然的、屬於本能的,也根本不屬於“嗜好”這類行爲,也完全是無法不做的。那時如果我聽説有一個沒有性生活的人,我要麽會覺得可憐,要麽不相信。但我以前的這些想法好像不是我本人講的,或許至少不是我的*靈魂*所說的。它如同是一個内在的幽靈發音的。 看了許多中國的關於“保健”的網葉,這些網葉夠無恥。網葉上面擺著色情圖片,下面寫著“有科學研究證明禁欲不健康”等等。“科學研究”容易說,但參考文獻呢?有沒有提供一個鏈接?自然沒有。文章稱寡婦不長壽。寡婦爲什麽必定是沒有縱慾的可能而死?爲什麽不是因爲難過、孤獨而死的呢?那篇文章的作家真的要告訴大家印度的三百萬禁欲的高僧都是“短命”的嗎?開玩笑! 一個男人不僅是射精很累,射精丟失非常多對神經和大腦有利的營養素,而且是*追求性生活,保持性生活,老找性夥伴或能夠刺激性慾的材料*非常非常之累。 讀者可能嘗試過禁電視,後來感覺“我的時間多了,我生命比以前充實了一點,我的思想少了那麽多無聊廣告,多清稀啊”——但其禁電視跟高僧學到的禁欲是幾乎不能相比的。人在性愛浪費多少心思,失去多少給予精神生活進展的機會是一般人都沒有概念的。若有興趣,這個星期禁欲吧。每天對自己說,“我永遠不再性交”,跟別人説話的時候提醒自己,“我永遠不會追求性愛的目標”——嘗試一下真正的自由如何。

Afiŝita en 健康与保健 | 8 komentoj