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ataj arkivoj: Julio 2006

消失

总会有一天,这一切会消失 如房檐上在忧郁中的 齐齐的往下垂的冰刀 它们不停地滴落着清澈的水   这条街、那幢商店 天上的鸟、脸上的笑   这一切是有过程的,比如 你敲我的门,我打你 你打我的电话,我把你的耳朵拔掉 你把握我的心理,我把你的头握住 一直大声喊着,“你为什么这么笨?”   要开个讲座,题目为《你为何这么笨》 我提供前九年积累的研究之结晶 全世界都特想了解此奥秘之底 刚才问你只是为了反问,刺激你的学习 也是生你的气,因为你太聪明   但你那种道理只在哈卜督卜国有效 而在这里我能握得住你的匕首们 握到我的热气把你的冷金属化掉 一滴一滴的纯净水落地   咱们一起消逝吧 跟这条街,那幢商店一样 直到你的爱等于我的恨 直至土地与天空为一体。  

Afiŝita en 图书 | 5 komentoj

新鲜臭子

我会给你点“新鲜臭子”——若你那么乖 让我亲吻你的松软的、白色的 沙发。如果你有坐垫。   你的老朋友几点走? 我认为她太严肃了点 那样戴着眼镜、被酱紫色的衣服包容得差点窒息了。   你家的垃圾篓咋都没有装塑料袋? 假如她帮你把垃圾送出去 万一有一种汁液在底上粘住 从而生上一种既讨厌又可爱的真菌?   亲爱的,留点神 因为日晡尚未过 在各个角落潜藏着生命 而它能赶得上你的脚步。

Afiŝita en 图书 | 2 komentoj