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ataj arkivoj: Junio 2006

畫廊

在畵廊閒騎車子 雖然沒仔細地看 還是下定了決論: 這些多麽的乏味 說出口了便自言自語: 這樣是否過於粗心? 不,經驗如此豐富 它的結晶是這些省時的原則   平凡的俗氣、普遍的膽怯 這些作品大多竟然會摩天 怯懦的事物有副嚇人的面貌 按行規它們可以分成兩類:抽象及現實派 抽象的被畵傢的女朋友動過 他希望人們注意這幅的手感 但此手感他女朋友不讓他詳細地描寫   騎到了現實派,覺得他畵得像沒有做出選擇一樣 這幅的畵傢不防拍張照片算了 但仔細看,它有個養活虛榮心的一面 這幅小圖片合併的巨作 它在倒數第二行上有好多陽光飯店小姐在招手 陽光的微波已經夠烤熟人類的 令最冷漠的傻子變成一個很熱情的客戶 這幅乍看了便可機器般地“走進”。 可以想象裏面的大笑容們在提供油膩的假西餐。顧客都吃得很饕餮 我們在畵幅裏撐呆了、打哈欠 突然看到了兩個員工跳到畵廊閒坐,是一個廚師跟一個男服務員 他們吵得雙方流著鼻涕   唉,上方所提的“現實派”的“派”字說錯了 什麽傻瓜會跟從一個類似氣體的無形、普及的風格呢   騎車子時頭髮隨風而飃,停下來了人上了一副更瘋癲的樣子 Advertisements

Afiŝita en Uncategorized | 4 komentoj