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ataj arkivoj: Majo 2006

彼岸咋樣:msn聊天記錄

2006-5-26  22:10:50  陶  我們上次在討論美國的“言論自由”。 曾  恩~~~,我觉得你们还是有一定言论自由的,不过你告诉我那只是表面上的 陶  我們現在在中國也可以隨意討論事情。問題應該是:主流媒體是不是受控制的 陶  我想問你一下,你記得我讓你看的視頻剪輯 曾  恩~ 陶  那個演講之前是一個很和藹的傢伙,他把steven colbert介紹給觀衆 陶  你看的那個版本沒有包括這一段吧 陶  那個人是AP的總裁。你知道AP是什麽新聞社嗎 曾  好像没那个人~~~ 曾  美联社吧~~? 陶  是的 陶  你知道美聯社的事情嗎 曾  你是说哪方面? 陶  我是說跟言論自由有關的 陶  美國國外新聞控制得非常嚴密。在美國出版的國外信息只有兩個新聞社報道,美聯和魯托(?) 陶  reuters 曾  路透? 陶  而且這兩個公司大概是一個公司,就是,他們之間沒有什麽競爭 陶  … Legi plu

Afiŝita en Uncategorized | Lasi respondon

沒證明

我今天遇到了一個沒鏈接、沒證明,只管胡説的網友。她沒有考慮過我們在學校聼過的宣傳有什麽不對,也沒有考慮過報紙上的文章爲啥不提供參考文獻。   這個世界有些事情大家都在說,但沒有一個人在證明。我呼籲了:我們需要一點證明。我請大家按任務去做:如果相信hiv,那請你把hiv在新鮮血液裏的照片給我看。如果有證明奧斯比斯集中營有用過毒氣室的證據,請發給我看。 我只要看到證據,事實,不想理會形式主義帖子,比如説“陶亦然帖子縣得怎麽怎麽樣”或者“這麽說顯得怎麽怎麽樣”。說“像納粹人的”或者“否定主義者”或者“傻乎乎的”等。 另外呢,如果你可以找到hiv有關的證明(以上的第一項),你大概發財了。幾個科學傢組織在網上提供了懸賞在這裡http://www.virusmyth.net/aids/award.htm,第一個組織願意給你一千英鎊,跟下面的懸賞加起來,有hiv證明者可以獲得36,000英鎊。同樣,如果有希特勒命令屠殺的文件、毒氣室的藍圖或照片,也可以拿到懸賞金。這種證據應該很容易找到的,因爲德國人老喜歡做詳細記載,拍照片或電影作爲記錄。如果他們的證據被損壞,美國偵察機天天都拍到了奧斯比斯,打仗時一直會聼懂德軍的信息,也收藏了不少的錄音帶。 我覺得不是存在的證據最有意思,是不存在的那些最耐人尋味。

Afiŝita en Uncategorized | 1 komento

常識不常有

今天在去“答案”飯店的路上看到了兩個超級好玩的女孩子。她們闯了草厂門大橋公交車站前的紅綠燈。她們是汽車已經開始啓動後纔試圖過馬路的。一個女孩子緊靠了另外的,好像在說,“我好怕怕!”汽車差點沒有及時刹車了。我現在就在想那個幼稚的表情,“哦!好恐怖!汽車!” 我非常害怕汽車的,而且我很少做出租。也許她們所在的原因是反映我這种心靈。

Afiŝita en Uncategorized | 3 komentoj

騙局

在尋找媒體一些説法的根據的過程中,我發現每個説法是個巨大的謊言。也不是說這些説法有點錯,或者是原來有點根據,以後誇張了。我就是説這些説法所需要的最起碼的證據都沒有。 無論我去哪個美國的論壇,都有人提到納粹大屠殺的“六百萬猶太人”,據説原來六百萬當中的四百萬是在奧斯比茨死亡。媒體説法是那些人是被毒氣毒死的。 這個“六百萬”故事的最起碼的根據應該是什麽呢?六百萬個人的名字,一個名單。名單寫得越詳細越好。還有,需要一個檢尸報告,説明死因是毒氣。奇怪的是,只有德軍的目錄存在。另外,一個檢尸報告都沒有。大家喜歡說,“照片是絕對的證據”,但恐怕,大尸軆堆的照片上看不出死因的。 看來二戰快結束時,德軍是短缺食物和藥物。不僅有德國的囚犯,還有德軍本身死了很多人,大多死于天花病和飢餓。最慘的是那些後來被蘇聯侵吞的國家(波蘭、烏克蘭等),因爲他們很快就在斯大林的控制下。這些集中營被嚴厲禁止訪問,任何一個西方歷史學傢都不可以去考證。所以現在的媒體説法對這些地方大概是當時蘇聯的宣傳説法,是沒有依據的。 今天呢,波蘭政府承認了在二戰的奧斯比茨沒有死四百萬,他們現在的説法居然是四十萬。但歐洲官方推出的“歷史書”仍寫著六百萬。http://www.libertyforum.org/showflat.php?Cat=&Board=news_international&Number=293292181&page=&view=&sb=&o=&part=1&vc=1&t=0 在這個網葉上可以看到奧斯比茨前的標牌的變化,從“在這裡死了四百萬”到另一個説法,即“全歐洲的全大屠殺中死了一百五十萬”。 這爲什麽重要呢?因爲這樣說,猶太人拿到的賠償金就過多了。猶太人憎恨德國人又是沒有理由的。人都是人,戰爭依然對每個成員都是殘忍的。二戰大概是個平等的悲劇。   第二個大騙局:艾滋病。www.mrtao.com/azb.htm

Afiŝita en Uncategorized | Lasi respondon

咦?四個人看到我的日誌了?

我最近在看很多歷史文章,是“修正主*義派”寫的。其中有個我非常崇拜的一個偉人david  ir*ving的傑作《希特*勒的戰*爭》。在我眼裏這位先生是全世界最認真的歷史學傢,他到處尋找元件資料,看了幾千頁的個人日記和其他歷史文件。還有,因爲他的德語非常好,一般的翻譯等專業人員是看不懂這些人的潦草的筆跡,但他看得沒有問題。 那麽david  irv*ing收集那麽多材料、跑到蘇聯看mengele的日記、寫了36本十分權威的書以後,他研究結論是什麽呢?“人畢竟都是人。”他這麽公開這麽說的結果是什麽?被関在監獄裏。 看來,如果孫悟空要取經,他必須把唐僧帶上。

Afiŝita en Uncategorized | 3 komentoj

好的,我不怕了,我寫日誌啦

我看社會上的人經常會激動,總是因爲他們覺得某种事情很了不起。有的看著我就激動,有的看著雜誌就激動。好多人認爲吸這個那個煙、喝這個那個酒很有意思。但是這些東西明明只是一些雜草和發酵的果汁而已。哪裏的小孩都可以嘗試這些,連動物也嘗試。馬有它喜歡的薊花,貓有它迷戀的貓薄荷。 好多人喜歡看咪咪或gg的圖片,還有男女在搞的圖片或錄像。每個男女甚至每個哺乳動物都有這些身體部位和動作。看著一張天體女人的照片,她好像在說,“看我,我有乳房!”發我黃色鏈接的網友好像在興奮地稱説,“喏!男女會這樣搞!”而我每次聼到就想打個大哈欠,太麻木了。 我在乎藝術。那很奇怪嗎?我不為去世的人們流淚,就保留給一幅Kirchner的油畫或Scriabin的某首鋼琴曲。這樣想是不是歪曲得算不上人類? 但我在這個國家卻有這麽一個感覺:我是個神甫在幽靈閒轉悠。在這個人海中游泳,這充滿雀斑的皮面是乾的,乾得發癢。 還有不少人問我問題,大概是因爲他們不了解一個人怎麽簡單地生活,對他們簡直是不可思議。“怎麽不成家呢?”“怎麽不買冰箱?”“你沒有鬍子更帥也!”等等。我只能尷尬一笑而告辭,當我沒聽見。只能這樣避免討論我說過一千遍的事情,重演這個滑稽的小丑戯。 給人上課的好時候被盤問就要接受,必須想起一個答案。我的一個同事說這是一種輪奸,又讓我笑。

Afiŝita en Uncategorized | 3 komentoj